“孝” 与婚姻

前天晚上又是周末家庭时间,父亲找我微信谈话。又是一次不欢而散的交谈,主题依然是 “我不孝” 。

说 “不孝” ,可能有点语气过重,没有那么严重。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,结婚对象,没有积极配合找对象,在他的眼里,就是 “不孝” 。因为一次次的这样的沟通交流无果后,我对于能够正常地与他沟通,已不抱希望。所以不再主动打电话给他,这也成为了我 “不孝” 的一个理由。我不想跟他吵,也不想听他的危言耸听的言论。因为只要我没有找到一个对象,一个可以结婚的对象,他的话就永远会说得那么地难听。对此,我感到无比的沮丧又无奈。

我为什么不再那么积极主动地配合他们,积极主动地找对象呢?不是我不想找,实在是现在找女朋友,不再是一件很单纯的感情问题了。我自认为年龄还没有到那种剩男的阶段,但作为一个农村娃,作为一个侄子 7-8 岁的大伯,作为一个全村的男娃都找到对象,就我没找到的大学生,我没有说不的权利。我投降,我配合。人贵有自知之明,我懂。学历不够硬,家底也不够厚,人长得不够帅,是我找对象的先天劣势。其他的内涵,修养,能力只是加分项(为什么每次聊到这个话题,都感觉要哭了 -·-)。留给年轻人的压力太大了,没房没车都不敢谈恋爱,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。之前是没考虑,然后变得被动考虑,现在这个问题在我心中就是一个梗,一堵墙。没有父辈的荫蔽,想要自己在苏州买套房子,太难了。两百万的房价,最低 30% 的首付,我起码得凑到 60 万的首付款才有准入的资格。60 万,我就是一个月两万不吃不喝也得攒三年,对于现在一万还要吃要和要还贷款保险的我,就是天方夜谈。我当然之后物质条件只是基础,但没有这个基础,那些想着结婚的人不会跟你谈,不想结婚的也不会跟你谈,因为不着急。

我自己的不自信也是一方面的问题。我的不自信不仅仅来源于没有物质条件,还来源于很多方面。最主要的就是学习能力。我从初二之后就有一种感觉,一种跟不上其他同学步伐的感觉。再加上一个人漂泊在外,不适应、受欺辱、青春期的心理不稳定等等因素,感觉自己是被抛弃的一族。数学应该会成为我永久的痛吧。这种痛一直蔓延到大学,直到我毕业的那一刻。如果我数学能够正常发挥,那么考二本没有问题,一本也是可以观望的。但没有如果,复读一年也没有发生奇迹。看《圆桌派》,里面听过一句话,大致是这个意思:所有非一线大学学生,命运中似乎笼罩着一种悲哀,事事都做不到第一。成绩达不到一线水平,就只能上二三线的大学,上个二三线的大学,找工作就只能找个中小型公司。然后再混一个不好不坏的职务,一辈子庸庸碌碌。我从高三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我或者我们那些人,究竟比那些一线高中、一线大学的学生差在哪?怎么样才能赶超?后来得出一个结论:在没有外界力量干涉的情况下,我们想要赶上那些光芒笼罩的学生,就是跳龙门,得“死”过一回,才有机会。怎么样的 “死” 呢,扒皮抽经,脱胎换骨的 “死”。一方面是学习能力本身,笨鸟先飞易,虫蛹化蝶难。这道坎不 “死” 一次过不去。另一方面就是教学资源了。好的学校,是由好的教师,好的环境,好的软硬件资源,以及好的学习氛围组成的。这些都不是努力能够解决的。再加上在这样好的环境下,养成的良好的习惯,更是无价,因为它们有可能会伴随着你的一生。一件事落后,之后的事就件件都赶不上。上课听不懂,下课又没人辅导,再加上来自于平常生活的琐碎杂事,慢慢地就变成了吊车尾的一帮人。你不放弃又没有进步的空间,很痛苦。我记得大学高等数学也是这种情况,给我的感觉就是,让我爬上没有楼梯的大楼,前无阶梯,后有深渊。惶恐、沮丧、悲愤皆有之。甚至有段时间还很痛恨那些讲着我听不懂的课题的数学老师。

最后,还有可能阻止我去配合他们的,大概就是我对完美爱情和完美对象的追求了。因为之前感情经历少,所以,很多东西都停留在理论和幻想的阶段。我想要我的对象只爱过我一个人,是个完璧,思想成熟又内敛,心地善良,脾气好。前女友打破了我对女生的所有幻想。因为她没有一条符合的。那我为什么会找她呢,一个是她主动留下了联系方式,让我有种被爱的错觉,另外一个就是家里的穷追猛堵了。在这份感情上,自我评价,没有做过亏欠的事,但自己在金钱和感情的损失却很大。这段感情让我收起所有的幻想,也封锁了我主动出击的大门。今年五一的相亲对象更是彻底摧毁了我在感情上的自信,也把我戒了半年的烟瘾重新了勾了回来。原来热情也会是一种错,尤其是过分热情。还有就是老生常谈的物质条件,你自己没个车也好意思去人家看亲?很多事情看起来很简单,做起来却千难万难。相亲应该就是其中一种吧。

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文化传统束缚着我们,要结婚,生子,完成人生的一大任务。但是我真的不想随随便便找个人就结婚了,这不仅是我的人生,也是她的人生,我要对人家负责的。缘分就是你等的人,也在等你,我相信缘分。

添加新评论